必赢娱乐网站 > 历史人物 > 咸丰帝皇帝的遗嘱真的来源于顾命大臣之手啊,

原标题:咸丰帝皇帝的遗嘱真的来源于顾命大臣之手啊,

浏览次数:81 时间:2019-10-24

有的记载上说咸丰皇帝的这两份遗嘱均出自八大臣之一的杜翰之手历_史_网。此人即是咸丰皇帝的“师傅”杜受田之子,在八大臣中才具仅次于肃顺。咸丰皇帝临终之际口宣末命,其实只说到令八大臣“尽心辅弼”一句,而杜翰在“承写”的时候擅自加了“赞襄一切政务”六字,以为日后揽权提供法理依据VhOu

问:咸丰皇帝去世前,精心设计八大顾命臣和两宫太后共同执政,互相监督,可是为什么失败了?

图片 1

图片 2

在咸丰皇帝看来,为了确保年幼皇子载淳的皇位稳定,他的设计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的。然而,却是他这天衣无缝的设计,却在他死后立刻就被打破,政权一下落到了慈禧太后手中。那么,咸丰皇帝的设计,究竟有什么漏洞呢?

(咸丰剧照)

我们先来看看咸丰皇帝的设计。

咸丰皇帝选定的继承人,是当时才5岁的载淳。新皇帝年幼,老皇帝自然担心很多问题。一是担心“子幼母壮”,造成后宫或者说外戚干政。为防备这种情况,古代曾出现过非常极端的例子。比如汉武帝把新皇帝母亲钩弋夫人提前赐死。北魏的皇帝甚至把“子贵母死”作为一条常规命令。二是担心权臣专政,所以老皇帝会给新皇帝选很多辅政大臣,避免权力被一人掌控,使得皇位被这个权臣夺去。比如汉武帝就给汉昭帝选了霍光、上官桀、金日磾、桑弘羊四位辅政大臣。曹操也给曹丕选定了曹休,曹真,陈群,司马懿四位辅政大臣。

咸丰皇帝正是有那样的担心,所以他很有针对性地做了准备:一是给载淳选了肃顺等八个辅政大臣,是汉武帝、曹丕选的顾命大臣人数的两倍。这样一来,权力更加分散,没有一个人能够掀起浪子。二是后宫的权力分散到两处。咸丰没有像汉武帝那样,提前赐死载淳的生母慈禧。毕竟在那个时代,这样的事情是不允许发生的。不过,好在慈禧只是皇太妃,并不是皇太后。皇太后是慈安。这样,后宫的权力再次得到了分散。

咸丰在落实了人选后,同时给他们制定了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就是,朝中的事情,必须八个辅政大臣共同商量,大家都同意并签字了,这事才算成。而且,就算大家签字了,也不能发布,还得两宫同意。咸丰准备了两副玺印,一副交给慈安太后,一副交给载淳。因为载淳年幼,便由慈禧代为保管。

(慈禧剧照)

咸丰这个规则,实际上并没有实施过,不知道实施起来,是一种什么样子?感觉这样的规则真要实施起来,可能效率很低。毕竟只要哪一个大臣或后宫不同意,事情就没法往前推进。我们现在的政府为了减少这样的事情发生,都在尽量减少审批机构,搞“一站式”服务。所以咸丰想的规则,可能不会是一个好规则。

不过,不管怎样,咸丰这个规则,确实极大地限制和有效地平衡了权力。而且,对于最容易做大的载淳生母慈禧,咸丰对她限制得也更厉害。一者,咸丰并没有封她为皇后,将来她也不可能当太后。二者,咸丰并没有把玺印给她,而是给载淳,只是让她代为保管。三者,慈禧的家人并没有在朝中受到重用,势力并不强,不可能造成外戚干政。

总之,在咸丰看来,他的那些安排,一切都是完美的,无懈可击的。

然而,如此无懈可击的安排,瞬间就崩溃了,究竟哪里出了纰漏呢?

我认为,有三个纰漏,咸丰是没有考虑到的。

(奕䜣剧照)

其一,咸丰的设计其实权力很集中。

什么意思呢?咸丰虽然总共安排了十个人来共同掌管朝政。但是这十个人中,真正有权力的,是那掌管玺印的人。朝中那八个辅政大臣,不管他们如果讨论,如何决策,如果没有盖章,所讨论的一切都是废话,没有人会听他们的。因此,真正的权力,是掌握在两宫手里的。

同时,虽说权力掌控在两宫手里,但其实又只掌控在慈禧一个人手里。因为慈安性格荏弱,没什么主见。再加上皇帝是慈禧的儿子,慈安不好多做主。同时,慈禧又能哄。这样一来,慈安基本上一切都听慈禧的。所以说,真正的权力,在慈禧的手里。

其二,咸丰忽略了皇室的力量。

皇室成员在清朝是一股强大的力量。虽然从顺治开始,历代皇帝都有意打击皇室。但是,这股力量依然不可小视。

咸丰在安排后事的时候,几乎没有考虑皇室的力量。虽然说辅政大臣中也有皇室成员,但都隔得比较远,并不能代表皇室。真正能代表皇室的,只有奕䜣。但是,由于奕䜣曾和咸丰争夺过皇位,能力又比咸丰强,因此咸丰一直打击他。但恰恰是这种打击,在咸丰去世后,将引起巨大的反弹。

咸丰没有想到这一点,因而造成了奕䜣和慈禧的联手。

其三,咸丰并未落实兵权谁来掌控。

事实上,皇权社会所有的权力,都是由军队来保障的。谁掌控了军队,谁就掌控了权力。但是,咸丰并没有把兵权交给任何一个人(当然了,他也确实不知道交给谁)。由于没有这个保障,因此,奕䜣便抢先控制了兵权,有了政变的资本。

咸丰皇帝的设计方案,有这三个巨大的漏洞,他怎么可能成功呢?

(参考资料:《清史稿》)

中国的封建社会是专制统治社会,不像美国那样有三权分立的制度制约,咸丰不管怎么搞顶层设计,最终必然走向专制统治,权力归到一处。

咸丰去世之前,安排了八位顾命大臣,负责朝廷行政工作,同时给慈禧一枚“同道堂”印章,给慈安太后一枚“御赏”印章,八大臣发布行政命令需要加盖两枚印章才生效,这样双方可以相互制约,以免政治跑偏,从而保证他儿子的皇位不丢,皇权不至于旁落。

咸丰的安排看起来很完美,实际上存在极大漏洞。

慈安和慈禧加盖两枚印章,是行政的最后一道程序,这样慈安和慈禧就拥有了行政决策权。只要慈安和慈禧联合,其中有一个人有那么一点行政能力,大清的权力就会向她们倾斜,更何况慈禧又是玩权术的高手。其实,即使不发生辛酉政变,最终权力也会到慈禧手里,只是可能晚些年而已。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判断?理由也很简单。肃顺是皇族成员,他不能自己推翻大清,只能篡权。方法是杀掉慈安和慈禧,换掉同治,这在那个时代都是大逆不道的行为,风险特别大,既便成功了,他也会失去人心,走不了多远。所以,肃顺走这条路的可能性不大,他大概率会和慈禧进行权力争斗。慈禧有儿子当皇帝,又拥有最后的决定权,斗争的结果必然是慈禧胜出,这几乎没有悬念。

这个设计虽然很好,但是也事实上加重了君臣之间的囚徒困境。两者之间因为一些细节问题就闹得不可开交,最终导致了祺祥政变的爆发。

首先,辅政大臣的数量过多。康熙朝是由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四大臣辅政。乾隆朝是由庄亲王、果亲王、张廷玉、鄂尔泰四人辅政。一般情况下,辅政大臣的人数不会超过四人,而且这四个人一般都会代表朝廷当中不同的势力,以达到朝政上面的平衡。比如雍正在遗诏中写明“庄亲王心地醇良,和平谨慎,但遇事少担当,然必不至于错误。果亲王至性忠直,才识俱优,实国家有用之才,但平时气体清弱,不耐劳瘁,倘遇大事,诸王大臣当体之。大学士张廷玉器量纯全,抒诚供职,其纂修《圣祖仁皇帝实录》宣力独多;大学士鄂尔泰志秉忠贞,才优经济,安民察吏,绥靖边疆,洵为不世出之明臣。”这就把整个国家内部的政治势力范围划分清楚,以便于新皇登基。但是,咸丰皇帝的辅政八大臣人数过多,而且这八个人基本上就以首席大臣肃顺的意志是听,看似八人,实则一党。

第二,八大臣中很多是低职高配根本没有威望,压制不住朝局。当中入职军机最久的是穆荫也不过只是兵部尚书。匡源为吏部侍郎,杜翰为礼部右侍郎兼任吏部左侍郎。焦佑瀛更只是军机大臣上学习行走,仅仅负责草拟诏书而已。当中掌有实权的只是为首的协办大学士肃顺,地位较高的是载垣端华两个铁帽子亲王和一等诚嘉毅勇公、额驸、御前大臣景寿而已。所以说,这个辅政大臣几乎是清朝历史上最为虚弱的辅政团体。既没有重权,又没有威望,更没有大量的门生故吏。所以说,自然能够被慈禧等人轻易击败。

第三,慈禧慈安为首的皇权集团也有强烈参与政治的野心。本来咸丰皇帝的安排是朝政上面由辅政八大臣策划执行,两宫皇太后审核盖章。因为两宫皇太后都比较年轻又没有什么参政的经验,更是女流之辈。咸丰皇帝原本的打算就只是让她们成为一种象征性的代表,只是监督八大臣。。因为这八大臣根本不可能对于朝政产生威胁。第一是由于上文提及的他们的官位不高并无威望。第二是因为这批人是咸丰皇帝的心腹也是最忠心的一批大臣。他们的能力比不上恭亲王奕䜣等人,但是为人都比较本分听话。在咸丰皇帝的设想中,他们是不可能谋朝篡位的。特别是杜翰,他是咸丰皇帝的恩师杜受田的儿子,是咸丰的班底,他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只可惜,慈禧等人的权力欲望过大,在咸丰皇帝的灵柩还没有回京时,两方人马就因为一些琐事争吵不休。所以,慈禧才联合了恭亲王奕䜣发动政变。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共同执政,还精心设计!?咸丰皇帝要不是一庸主,酒色之徒!中国历史上,就不会存在共同执政这个传统和观念;只有皇帝主导下的权力平衡和制约。权力不存在共享。两宫皇太后和八大臣的权力是不可调和的,必然要争得你死我活,分出雌雄,因为他们都代表不同的利益,两宫皇太后代表皇家和皇族利益,八大臣代表新贵族利益,由其是肃顺,早前穷困潦倒,但是,却满腹才华,后来,被引荐给咸丰皇帝,受到重用;肃顺看不起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八旗权贵,反而,大量起用有才华的汉族人。必然要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仇恨。所以,共同执政是不可能的,因为没有人能够平衡两宫皇太后和八大臣的矛盾!

古代皇权社会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家天下”,咸丰皇帝去世时,由于新君年幼,咸丰帝对身后事进行了缜密安排,但这种安排却充分体现出了“家天下”的特点,顾命八大臣实际上是受到两宫太后制约的。再加上八大臣的优柔寡断,使得慈禧成功利用时间差,一举将其摧毁。

咸丰帝的遗命使内廷对外廷形成限制,为八大臣的覆灭埋下伏笔

咸丰十年(1860年),当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英法联军逼近北京时,咸丰帝急忙带着皇后和懿贵妃,以及部分亲信大臣逃至热河。次年8月22日,在签订《北京条约》后不久,咸丰帝因病在热河行宫去世,而在弥留之际,他曾对身后事进行了缜密安排。

在咸丰帝的遗命中,皇长子载淳被立为皇太子,由于载淳年仅六岁,于是又以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大学士肃顺,额驸景寿,以及原来五个军机大臣的其中四人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为辅政大臣,“赞襄一切政务”,这便是著名的“顾命八大臣”。同时又授予皇后钮钴禄氏“御赏”印章,授予皇子载淳(同道堂)印章(由皇帝生母懿贵妃掌管),且明确规定,顾命八大臣拟定的圣旨必须加盖“御赏”和“同道堂”两枚印章后才能生效。

从咸丰帝的遗命不难看出,“御赏”和“同道堂”两枚印章的权力几乎完全凌驾于顾命大臣之上,尤其是在皇位尚未顺利移交,新朝格局尚未形成的情况下,这两枚印章的威力可想而知。只要两宫太后愿意,那么顾命大臣的作用根本无法发挥。

△两宫太后对外廷形成严重制约

其实,咸丰帝的这项遗命完全体现了“家天下”的特点,顾命八大臣虽然受命辅政,是朝政大权的实际掌控者,但皇后和懿贵妃掌握的“御赏”和“同道堂”两枚印章却完全对他们形成了制约。咸丰帝这么做无可否非,这种制约关系可以确保少年天子皇位的稳固,但这种制约关系却为顾命八大臣的覆灭埋下了伏笔。

后宫与外廷矛盾爆发,双方迅速撕破脸皮

咸丰帝的遗命,导致两宫太后与外廷之间存在天然的矛盾,尤其是慈禧本就拥有较强的权力欲,导致这种矛盾基本不可调和。而事实上,就在咸丰帝去世后不久,这种矛盾便迅速爆发了。

△奕訢与两宫太后密议数日

咸丰帝去世还不到十天,留守京城的恭亲王奕訢便来到了承德避暑山庄(即热河行宫),奕訢此来有两个目的:一方面是为了叩谒咸丰皇帝的梓宫,另一方面则是为自己谋取出路。奕訢虽是秦王,但却长期受到咸丰帝的猜忌,更是备受肃顺等人排挤,与自己交好的军机大臣文祥没能入选顾命大臣(五位军机大臣四人入选),这不得不令奕訢担心自己的未来。

恭亲王奕訢在行宫与两宫太后密议多日后,率先返回京城,开始秘密谋划。奕訢离开之后,于是董元醇上书,以皇帝年幼无法亲政为由,请求太后权理朝政,另选亲王一、二人辅政。如果没有辅政大臣,在皇帝年幼的情况下,太后权理朝政乃是常理,可咸丰帝早已留下了八位辅政大臣,如今想要太后垂帘听政,辅政大臣自然无法接受。

△顾命八大臣显然不希望两宫太后干政

两宫太后先是针对这封奏章召见八大臣,试探八大臣关于此事的态度,却没想到遭到八大臣的强烈抵触。在肃顺等人看来,皇帝既然已经任命我们为辅政大臣,且给了你们限制外廷的印章,那么朝政就应该由我们来负责,我们有事前去奏请就完了,你们站到台前,岂不是想要架空我们?而两宫太后的态度也很明确,想将我们限制在后宫?门都没有。

△顾命八大臣与两宫太后激烈争执

于是,两宫太后与八大臣之间展开了激烈的争辩,八大臣“哓哓置辩,已无人臣礼”,而在《越缦堂国事日记》中则有“肃顺等人恣意咆哮,‘声震殿陛,天子惊怖,至于涕泣,遗溺后衣’”的记载,连小皇帝当时都被吓尿了,足见这次交锋之激烈。

八大臣过于优柔寡断,被两宫太后利用时间差迅速摧毁

双方的激烈争辩最终无疾而终、不欢而散,但双方却都不死心。不过,顾命八大臣想的是先回到北京,凭借手中的遗诏先行掌握朝政,等待朝局稳定之后再从长计议。而两宫太后却明白,根本不能让八大臣顺利返京,否则一旦任由他们掌握朝政,那么就很难再翻身了,因而决定在返京之前便将八大臣除掉。

△恭亲王奕訢

两宫太后虽然留在热河行宫,但与他们密议数日的恭亲王奕訢却早已经在京城行动了起来,他先是笼络了掌握京津兵权的兵部侍郎胜保,以及握有直鲁重兵的僧格林沁。与此同时,两宫太后以职权过多为由,意图夺其兵权,而端华为了自己八人的安全,便表示自己只做行宫的步军统领,两宫太后逐趁机将京城步军统领的职位给了奕譞,进一步将京师兵权握在了手中。

在全面掌握了京师的兵权之后,两宫太后逐将政变地点选在了京师。在皇帝梓宫从行宫起驾之后,两宫太后和同治皇帝只陪了灵驾一天,便以皇帝幼小、自己又是年轻妇人为借口,带着载垣、端华等七大臣从小道赶往北京,只留肃顺率领人马陪同梓宫在后慢行。

△顾命八大臣迅速败北

到达北京之后,慈禧立即召见了恭亲王奕訢和军机大臣文祥等人,在详细了解京中形势之后,逐心中大定。次日一早,奕訢手捧盖有玉玺和“御赏”、“同道堂”印章的圣旨,宣布解除肃顺等人职务,并当场逮捕了载垣和端华,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祐瀛等则被撤职查办,醇郡王奕譞则前往京郊密云逮捕了跟随梓宫回京的肃顺,八大臣至此被全面摧毁。

综上所述,肃顺等人的败北,一方面源于内廷掌握的“御赏”、“同道堂”两枚印章对外廷的制约,另一方面则源于肃顺等人对形势的估计不足和优柔寡断,不仅被两宫太后顺利掌握了兵权,而且被对方打了一个时间差。

因为咸丰帝在确定八大臣辅政的格局时,只考虑到八大臣与两宫太后的“制衡关系”,而忽略了他的六弟——恭亲王奕訢的力量。

八大臣指的是载垣,端华,肃顺等八人,以肃顺为核心。肃顺为咸丰宠臣,精明能干,但是行事跋扈,曾经得罪了小皇帝载淳的生母,同样喜欢揽权的懿贵妃。不过,从“战略”上说,咸丰并不讨厌她的“跋扈”。

咸丰临终前,赐给皇后一颗“御赏”印,懿贵妃一颗“同道堂”印,后来八大臣拟定的诏令,头尾要分别盖上这两个印章。这就是两宫“太后”对八大臣的制衡。

皇后,也就是后来的东太后慈安,为人老实,但是有“正妻”的名分,可以约束懿贵妃;懿贵妃,后来的西太后慈禧,才干出众,可以制衡八大臣;而因为慈安的“正妻”身份,八大臣又对她很尊重。这个“铁三角”本身,稳定性还是很高的,但是,奕訢的存在,很快就瓦解了铁三角。

奕訢只比咸丰小两岁,两人一起由奕訢的母亲静贵妃教养长大,比其他皇子要亲近得多。奕訢曾是咸丰帝奕詝的皇位竞争者,咸丰对他和养母静贵妃,一直怀有心病。因此,当咸丰继位后、静贵太妃病重,希望被封为太后时,咸丰和奕訢起了很大的争执,最终,奕訢被赶出了政治核心,赋闲在家。

如果是传统的王朝格局,奕訢基本上是没有“本钱”翻本的。但是,偏赶上第二次鸦片战争,洋兵打进北京,皇帝被迫逃亡到避暑山庄。咸丰在危局之下将奕訢留在北京与洋人谈判,虽然危险困难重重,但是也给了奕訢机会。通过和谈,奕訢成为清廷上层中最早接触“洋人”、大开眼界的人,也组织了自己的“班底”,在很短的时间里已经具备了较“热河集团”更大的政治资本。而远在热河的咸丰帝,根本没有察觉到奕訢的“迅速强大”,依然纠结于旧恨,将他排除在“顾命大臣”之外,犯了致命的错误。

对比肃顺为首的八大臣,虽有皇帝遗诏,却没有兵力,又远在热河,对京城的情况并不了解。奕訢在赴热河奔丧期间,首先说动了两宫太后;之后回京布局,在咸丰帝“梓宫”运送回京期间,分别逮捕了肃顺,载垣,端华等人,罗织罪名,分别处死和罢免。再然后,两宫太后垂帘,奕訢则大权在握。这一场“北京政变”或“辛酉政变”或“祺祥政变”,以奕訢完胜结束。

每一个皇帝临死前都会对后事安排一番,按照自己的想法继续延续自己的统治,谁让人家是天下第一的当权者呐!不过很多皇帝的遗愿不能付诸实施,尤其是继任者年幼的时候,自秦始皇以来年幼的皇帝往往不能按照前任皇帝的政治遗愿来实施。(咸丰帝剧照)

咸丰皇帝在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后,逃亡热河行宫躲避,在惊吓之下朝不保夕,于是安排了自己的后事。(垂帘听政图)

咸丰身后事的政治安排和愿景。

咸丰能够做到皇帝位置,足见其政治谋划有过人之处。对自己身后可能发生的事情进行妥善安排,并对某些人进行了政治防备。

一、皇太子人选

皇太子只有一个活着的儿子——载淳(同治皇帝),这个无可争议;

二、皇太子顾命大臣的安排

咸丰皇帝为后来的同治帝安排了八个顾命大臣,分别是:肃顺、端华、载垣、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原来的领班军机大臣恭亲王奕䜣被排除在外了。咸丰帝深知自己这个弟弟的政治能量,自己活着可以制衡他,自己死后恐怕真没有人制衡他了。自己的儿子年幼,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夺权,咸丰帝不得不防,所以将奕䜣排除在政治核心以外。

此外,这八个顾命大臣和后宫的慈禧和慈安太后并不太熟悉,有自己的政治态度,十分倾向于咸丰皇帝的施政,也可以制衡后宫干政。

三、对慈禧和慈安的安排

咸丰皇帝其实对顾命八大臣也不放心,于是交给慈安“御赏”的皇帝印玺,交给皇太子载淳“同道堂”印章,暂时由载淳的母亲慈禧太后掌握。八位顾命大臣要发布诏书必须加盖慈安和慈禧掌握的两个印章才有效。

后宫两个人人和顾命八大臣互相制衡,确保权力的安全过度。其实慈禧也是咸丰皇帝防控的对象,据预测,慈安手中掌握了咸丰皇帝处置慈禧的遗诏,如果慈禧干政,慈安有权处置她,后来慈安太后暴卒(1881年暴病去世),极有可能是泄露了自己有咸丰遗诏的秘密。(奕䜣剧照)

咸丰的这一政治安排不可谓不周密,多方制衡的局面。

慈禧、慈安和辛酉政变。

后宫慈安和慈禧两太后和顾明八大臣最直接的矛盾冲突点在于,慈禧和慈安想“垂帘听政”,而顾命大臣却拒绝了。咸丰的安排确实不错,但是皇权需要一个中心决策,八大臣和两个皇太后都想对朝政实施干预,互不相让,矛盾爆发。

慈禧不是善茬,于是密诏奕䜣到热河行宫,偷偷接见了他,安排政变事宜。皆以为奕䜣和两宫太后密谋,其实顾命八大臣控制了北京以及热河行宫的军权,他们想翻盘几乎是不可能的,奕䜣等人联络一部分军事将领,如胜保、僧格林沁等,但要调动军队恐怕还不行。

清朝的步军统领这一职务原来是端华兼任,慈禧和慈安要求端华让出来,说他兼职太多,端华只得让出步军统领这一职务,但是热河行宫的军权还在端华手中。步军统领,又称“九门提督”,这一职务为爱新觉罗.奕譞(1861年9月4日)所担任,他的嫡福晋是慈禧太后胞妹,光绪皇帝的父亲,宣统皇帝溥仪的祖父。奕譞随后掌控北京卫戍部队和善捕营,京城的军权在手。(奕譞像)

端华让出步军统领这一职务是最大的失误,为后来被杀留下了伏笔

两宫太后早在热河就已经和奕譞定下了对付八大臣的对策,为了和八大臣分开,同治皇帝和两宫太后提前四天到达北京,和奕䜣等人安排政变事宜,而八大臣等主要人员陪着咸丰皇帝棺椁进京。1861年9月30日,发动政变,将八大臣全部逮捕,史称“辛酉政变”(1861年是农历辛酉年),又称“祺祥政变”(当时拟定的年号是祺祥,后来改成同治),又称“北京政变”。

说句实在话,八大臣也没有造反,只不过反对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不想让她干预朝政而已。慈禧太后是一个狠毒之人,为了权力不择手段,联合咸丰皇帝排挤的奕䜣、夺得军权的奕譞等人发动了所谓的政变,目的就是铲除异己,为自己上位铺路。

辛酉政变时,汉人的官僚只是爱看戏,不过肃顺被杀后很多汉族官僚有反应,曾国藩曾经说:

“此冤狱也,自坏长城矣。”

爱新觉罗.肃顺其人。

肃顺在职期间,重用汉人官僚(如曾国藩、郭嵩焘等),对外态度强硬,咸丰帝在位期间,他肃清贪腐,手段严厉,对清朝当时腐败有一定的遏制。但他的这些政治举措,得罪了不少官僚,重用汉人也犯了满族人的政治忌讳,政敌颇多。(肃顺剧照,肃顺是晚清著名政治家)

据传言,肃顺在咸丰帝病重之时,建议咸丰帝效仿汉武帝对付钩也夫人的做法,将慈禧太后除掉,免除后患,可惜咸丰帝不是汉武帝,没有听。不过这话让慈禧太后知道了,对肃顺等人在政变后痛下杀手。

咸丰顾命八大臣对慈禧太后的政治能量估计不足,没有料想到慈禧会动用军事手段铲除他们,监控不到位,军权丢失,他们被抓时根本就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一是咸丰没有预料两个太后会联合对付八大臣,本来是三方制约,变成了两大阵营对抗,更没有预料到奕炘会复出并站在太后阵营。二是慈禧政治手腕强,联合慈安、奕炘,对八大臣下手。三是八大臣关键没有实权,只有抵制,后下手遭殃。

本文由必赢娱乐网站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咸丰帝皇帝的遗嘱真的来源于顾命大臣之手啊,

关键词:

上一篇:品特的妻子,品特简介

下一篇:揭索额图为何会化为清圣祖朝第意气风发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