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娱乐网站 > 历史小说 > 商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贱之征贵

原标题:商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贱之征贵

浏览次数:157 时间:2019-10-02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又说:“故物贱之征贵,贵之征贱,各劝其业,乐其事,若水之趋下,日夜无休时,不召而自来,不求民而出之。岂非道之所符,而自然之验邪?”(《史记·货殖列传》)商品贱极即为返贵之征兆,贵即又为返贱之征兆,正由于这样的商业内在规律,人们就其业、乐其事,像江河的水往下流一样,自动地日夜不停,老百姓不用召唤就来,不用去求他也会乐意去做。这难道不是一条真理,也是一条自然的规律吗?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所说的这个道理与两千年后的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不谋而合。只是司马迁不是一个经济学家,没有进行全面的阐述,但是核心理论是一样的。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接着列举范蠡治国之事,说明商业的重要。越王勾践困于会稽,用范蠡、计然的计策。他们不但重视农本,也重视商末。商与农只是按照事理的排序先后,而不是谁轻谁重的问题。“末病则财不出,农病则草不辟矣。”流通环节出了问题,没有物质利益的引诱,就不会有财富的积累;人类赖以生存的农业出了问题,谷物不生长,商业也不从谈起。“农末俱到,平祟齐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农业与商业都发展了,政府掌握物贵与物贱的关系,平衡其间,使得市场繁荣,国家就能治理好。如何掌握物贵与物贱的关系呢?“贵上极则反贱,贱下极则反贵。贵出如粪土,贱取如珠玉。财币欲其行如流水。”任何货物贵之极则贱,贱之极则贵。贵时将货物如粪土一般赶快抛出,贱时将货物如珠玉一般的购进。钱财就会如流水一样的滚滚而来。越国正是掌握了这两者的关系,修之十年,国富,用优厚的物质给予战士,战士奔赴战场,如渴得饮,遂报复了强吴。由此,越国雄居中国,称号五霸。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司马迁又记述了白圭致富的史实。当魏文侯时,李克竭尽全力种地,而白圭乐观时变,“人弃我取,人取我与。”当谷物成熟便宜时,大量购进谷子,给对方丝绸。当茧丝大量上市价格低廉时,他又大量购进丝绸,给对方谷物。这个人平时能过艰苦的生活,薄饮食,忍嗜饮,节衣服,与僮仆同苦乐,但是一到关键时刻,看准时机,就会如猛兽挚鸟一般的极快出手。最终,白圭富有程度远胜李克。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现代社会,属于工业文明时代,各种关系,远比单纯的农业社会复杂。农业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已经很少,而工业比重大大增加,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深入,信息业已经与工业紧紧结合在一起,商业的概念覆盖到第三产业,势头正猛。再加上经济全球化,许多问题不能仅仅局限于国内,还要考虑到国际因素。但尽管复杂,我们仍然看到一根经济运行的主线在其中活动,这就是“贱之征贵,贵之征贱”。贵与贱之间的基本关系始终在操纵一切经济问题的运作。资本市场,人们购进股票的原则是低价,而卖出的原则是高价,从中赚取利差。如果没有这个诱惑力,证券市场就不能存在了。银行在现代社会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甚至可以操纵整个国家的命运,但其遵循的原则仍然是赚取买卖之间的差价,也就是存贷之间的差价。各大商场、超市商品琳琅满目,热闹非凡,一样是为了赚取批零之间的差价,也就是买卖间的差价。各大企业,从购进原料到成品卖出,扣除人工工资各种支出,也是为了赚取买卖的差价。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市场经济的本质就是依据买卖差价的关系,从而进行社会资源的分配。比如服装市场,羽绒服在冬季热销,就会有很多人进行羽绒服的生产,人工、布料、羽绒就会投向这个行业。但是天气变暖了,人们不需要羽绒服了,生产厂家会自动转到另类生产。粮食缺少,价格高了,人们就会转入粮食生产。猪子多了,肉价跌了,人们就会去外出打工赚钱。国家依靠税收,发展各项事业,包括教育、卫生、文化、军事以及政府开支等等。人民富裕了,国家必然富裕。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两千多年前的汉朝虽然没有现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但从司马迁笔下可以看到经济的发展还是比较自由的,《货殖列传》中列出的巨商就有好几十户,下面举几例: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四川卓氏的祖先,是赵国人,以冶铁致富。秦破赵,卓氏迁出赵地。夫妻推着车,一直到达蜀地临邛,发现这是一块宝地,立即开山取铁矿石炼铁,认真地经营策划,产业不断发展壮大,工人达到上千人。卓氏富甲一方,“田池射猎之乐,拟于人君”。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程郑,从山东迁来临邛,也是经营冶铸业,“富埒卓氏”。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宛孔氏之先,梁人,以铁冶为业。秦伐魏,迁孔氏至南阳。大兴铸铁业,山坡池塘都有规格,出游诸侯时,车骑相连,好不威风,皆是因为他通商取利,因而有“游闲公子”之雅号。(大鼓铸,规陂池,连车骑,游诸侯,因通商贾之利,有游闲公子之赐名。)家产致数千金,所以南阳的商人都效法孔氏的“雍容”。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鲁人俗俭啬,另有一个人比他还要富有,叫曹邴氏,以铁冶起家,富至巨万。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关中富商大贾,大抵尽诸田,田啬、田兰。韦家栗氏,安陵、杜杜氏,亦巨万。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在举了上述史实后,司马迁说:这些人都不是依靠爵位食邑朝廷发的薪酬致富,更不是靠旁门左道作奸犯科而致富,而全是依靠自己的经营得法,与时进退,从中获取盈利,通商理财而致富的。(皆非有爵邑奉禄弄法犯奸而富,尽椎埋去就,与时俯仰,获其赢利,以末致财。)EWg
  • 专注于中国古代历史

其实,就是根据采购出售之间的差价关系,依照“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进行资源分配。这里,我们就拿服装专卖店来举例:

这里,还有一段记载:

司马迁并不是一个贬低经商的人,相反,他认为经商与农、工、虞一样的重要。他引用《周书》的话:“农不出则乏其食,工不出则乏其事,商不出则三宝绝,虞不出则财匮少。”接着又写道:“此四者,民所衣食之原也。原大则饶,原小则鲜。上则富国,下则富家。贫富之道,莫之夺予,而巧者有余,拙者不足。”(《史记·货殖列传》)“原大”,就是将这四者处理得好,潜能挖掘出来,则国家富饶,家庭富饶;相反,“原小”,这四者关系处理不好,潜能不能挖掘,则国穷民穷。这是贫穷和富裕的根本原因,没有任何道理能代替这样的“贫富之道”。EWg

两千年前虽然没有“市场经济”的概念,但是,仍存在市场经济,从司马迁先生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商业发展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受到限制,反而,非常自由。例如《货殖列传》中就收录了好几十个资产雄厚的商户,我们不妨来看看古代的商人是如何经营的:

图片 1

在生产得到保证的情况下,是什么因素决定经济问题的运作呢?

其实,在商朝时期,就已经有专门做买卖赚钱的群体。周朝灭商后,政府允许商朝遗民继续做买卖,并称之为“商人”,当时商人受严密监视,其后地位一度有提高,但到了商鞅变法时期,秦国严厉打击商业,借此提高农业的地位,后来,历代封建王朝沿用重农轻商的政策。

虽然,司马迁的理论并不全面,但是,其核心思想与《国富论》不谋而合。

图片 2

棉服在冬季十分畅销,就会使更多的生产者投入到棉服的生产中,人工、棉花、布料会倾向这一行业。但是,随着天气转暖,消费者对于棉服的需求减少,生产者们就会自动转型成其他的生产类型。粮食欠收,粮价升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入粮食生产。而国家借助税收,发展各项民生事业,如:卫生、教育、文化等等。

在列举了上述事例后,司马迁总结道:“这些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赚钱呢?他们既没有祖上沿袭的爵位,又没有诸侯发放的俸禄,他们的财富全都是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手”赚来的。这些人不依靠旁门左道,且从不作奸犯科,公平经营,顺应时代的发展,从中获取利益,所以说,他们是值得尊重的。

在列举了上述事例后,司马迁总结道:“这些人是通过什么方式赚钱呢?他们既没有祖上沿袭的爵位,又没有诸侯发放的俸禄,他们的财富全都是凭借着“自己的一双手”赚来的。这些人不依靠旁门左道,且从不作奸犯科,公平经营,顺应时代的发展,从中获取利益,所以说,他们是值得尊重的。

在生产得到保证的情况下,是什么因素决定经济问题的运作呢?

图片 3

当然,现代社会工业高度发达,各种商品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与以农耕为主的古代社会大不相同。

“四川卓氏的先祖出身赵国,打铁为生。秦国攻陷赵国后,卓氏祖先和他的老婆推着小车,来到蜀地定居。他们发现当地物产丰饶,当即开山采石重操旧业,将铁矿石冶炼打造成铁器出售。随着卓氏几代人兢兢业业地经营,卓氏的买卖逐渐做大,冶炼场中有几千名工人,富甲一方。”

从这段记载我们能够看出,卓氏的祖先只是个贫穷的生产者,因为躲避战乱来到蜀地,白手起家,经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成为一方富豪。

图片 4

从资本市场来看,股民们购进股票的原则永远是“低买高卖”,从中谋取利润。倘若,没有“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证券市场将不复存在。而银行不同于古代的钱庄票号,在现代社会银行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毫不夸张的说,银行甚至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命运。然而,银行交易遵从的守则和规律又是什么呢?同样是“贱之征贵,贵之征贱”。

换句话说,“老百姓富裕了,国家也就富强了”,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图片 5

可以说,正因为越国调控了物价,按照范蠡的思路运营了十年,果然国库充盈,百姓富裕。越王给战士开出优厚的条件,越国士兵甘心为越王卖命,这才一举击败了强敌,让越国走向称霸之路。”

都知道,《史记》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它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 ,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刘向等人更是认为此书“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

“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受困于会稽,勾践采用了范蠡与计然的发展方针。这两个人不但重视“农业为本”的商业理论,同时,也强调了商业的重要性。所谓农商不过是按照自原始社会以来的出现顺序排序,二者之间并没有轻重之分。如果商业流通环节出现问题,物质与资产像一潭死水一样无法流动,国家就无法积蓄财富。如果人类的农耕事业出现问题,农作物不生长,百姓难以温饱,商业就无从谈起。

只有农业与商业齐头并进,统治者调控物价,使之保持平衡,自然能让市场经济繁荣,国家就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么,如何调控物价,掌握商品贵贱的关系呢?任何货物只要超出它的原有价值,就应该向低调控,反之亦然。统治者要在物价高涨时及时将货物抛售,这样既能够降低物价,又可以保证利润;而物价低迷的时候,统治者不妨囤积货物,低价买入,这样既能使物价恢复到正常水平,又能节约成本。

那么,在春秋战国时期,商人会不会受到差别对待呢?

“春秋时期,越王勾践受困于会稽,勾践采用了范蠡与计然的发展方针。这两个人不但重视“农业为本”的商业理论,同时,也强调了商业的重要性。所谓农商不过是按照自原始社会以来的出现顺序排序,二者之间并没有轻重之分。如果商业流通环节出现问题,物质与资产像一潭死水一样无法流动,国家就无法积蓄财富。如果人类的农耕事业出现问题,农作物不生长,百姓难以温饱,商业就无从谈起。

随后,司马迁又引用了白圭致富的例子:

图片 6

【《史记·货殖列传》、《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国古代的商贾》】

白圭平日里生活节俭,吃简单的饮食,从不饮酒,穿普通的衣服,与奴仆同甘共苦。白圭将所有财产全部用于投资,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像野兽捕食一样迅速出手。没过几年,白圭的资产就超越了李克。”

图片 7

那就是:商品的价值。

图片 8

【《史记·货殖列传》、《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国古代的商贾》】

这里,还有一段记载:

图片 9

政治上:重农轻商

有时《史记》中的超前意识会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司马迁莫非是站在时代之外的“史圣”。封建王朝素有“士、农、工、商”的阶级偏见,但司马迁对商人却颇具好感,从未觉得商人阶级低人一等。相反,他觉得商人作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地位与农、工、士一样重要。

“魏文侯时期,李克一心一意地发展农业,将所有资产全部投资在农业发展上。而白圭则观察形势伺机而动,当谷物丰收价格低廉时,白圭大量购进谷物,修建粮仓,用丝绸等贵重品从农民手中换取粮食。而蚕茧大批量上市时,白圭又用屯粮换取蚕丝。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早在两千年前司马迁就已提出这一思想,甚至,比外国人早了二十多个世纪。但是,在两千多年的汉朝时期并没有现代经济学的专有名词,所以,为了让后人更好地理解“富国”的理论,司马迁先生开始引用史实,强调商业发展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那就是:商品的价值。

但是,司马迁却在自己的论述中,引用了《周书》中的一段话:“如果,没有农民,国家就会缺乏粮食;如果,没有工人,社会无法进行工事建设;如果,没有虞人,国内的资源财富无人开采;如果,没有商人,粮食、工事、财富将无法产生沟通。”

图片 10

孔氏发迹后,当地人对他非常尊重,还称其为“游闲公子”。要知道,在东周“公子”是诸侯王子的代称,只有身份非常高的人才会被称作公子。

其实,在商朝时期,就已经有专门做买卖赚钱的群体。周朝灭商后,政府允许商朝遗民继续做买卖,并称之为“商人”,当时商人受严密监视,其后地位一度有提高,但到了商鞅变法时期,秦国严厉打击商业,借此提高农业的地位,后来,历代封建王朝沿用重农轻商的政策。

孔氏的例子告诉我们,并不会。

各大商场之中的商品琳琅满目,更是遵循了“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从批发零售之间的差价赚取利润。而各大工厂、企业,除了靠采购原料出售成品赚取利益外,同样遵循“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经营,这样才能保证利益的最大化。虽说,利益这个话题有些俗套,但是,离开利益社会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之后,司马迁又说道:“所以说,商品的价格一旦上涨到某种程度,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调控;商品的价格一旦跌落谷底,也会在短时间内复苏。正是因为这样的商业规律,老百姓才会安居乐业,这就像是江河中流淌的水一样,无需人力推动日夜流转不停。长此以往,不需要浪费民生资源,老百姓会主动为国家做贡献。难道这不是一种自然规律,不是一条真理吗?”

都知道,《史记》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它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 ,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刘向等人更是认为此书“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

换句话说,“老百姓富裕了,国家也就富强了”,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什么?

图片 11

当然,现代社会工业高度发达,各种商品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与以农耕为主的古代社会大不相同。

紧接着,司马迁又说道:“这四种人,是百姓生活所需的生产者。如果,将这四者的关系协调的当,发掘他们的潜能,不但国家会走向繁荣,每个家庭都会富足;如果,这四者之间的关系协调不当,无法发掘他们的潜能,那么,国库将会空虚,老百姓也会越来越穷。这就是贫穷与富饶的根源所在,正所谓‘贫富之道’。”

如今,农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据的比重已经很少,而工业占比逐日增加。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深化,一种新兴产业迅速在国民经济之中占据一席之地——信息业。如今,信息业已经与其他行业紧密结合,而商业的概念正逐渐影响到第三产业,发展极其迅速。

“宛城孔氏的祖先出身梁国,也是一名铁匠。当时,秦国讨伐魏国,为逃避战乱孔氏举家迁往南阳。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孔氏凭借铸铁业发家致富,购买了大量山丘池塘。每当孔氏后人出行,驾车百乘,场面非常宏大。因为,孔氏家族靠做生意起家,所以,当地人给孔氏取了“游闲公子”的雅号。据说,孔氏的家财有几千金,南阳的商人纷纷效仿孔氏的经商之道,将孔氏视作标杆。”

参考资料:

参考资料:

“宛城孔氏的祖先出身梁国,也是一名铁匠。当时,秦国讨伐魏国,为逃避战乱孔氏举家迁往南阳。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孔氏凭借铸铁业发家致富,购买了大量山丘池塘。每当孔氏后人出行,驾车百乘,场面非常宏大。因为,孔氏家族靠做生意起家,所以,当地人给孔氏取了“游闲公子”的雅号。据说,孔氏的家财有几千金,南阳的商人纷纷效仿孔氏的经商之道,将孔氏视作标杆。”

政治上:重农轻商

像这种靠通商理财致富的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呢?”

各大商场之中的商品琳琅满目,更是遵循了“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从批发零售之间的差价赚取利润。而各大工厂、企业,除了靠采购原料出售成品赚取利益外,同样遵循“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经营,这样才能保证利益的最大化。虽说,利益这个话题有些俗套,但是,离开利益社会根本无法正常运转。

从资本市场来看,股民们购进股票的原则永远是“低买高卖”,从中谋取利润。倘若,没有“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证券市场将不复存在。而银行不同于古代的钱庄票号,在现代社会银行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毫不夸张的说,银行甚至可以影响一个国家的命运。然而,银行交易遵从的守则和规律又是什么呢?同样是“贱之征贵,贵之征贱”。

古人素来以农为“首”,以商为“末”,殊不知,所谓的“始末”不过是历史进程中农与商出现的顺序罢了,倘若将“经商者”视作“舍本逐末”,那才是最大的谬误了。

以至于,在中国的古代,自秦以后商人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

图片 12

有时《史记》中的超前意识会让人产生这样的错觉:司马迁莫非是站在时代之外的“史圣”。封建王朝素有“士、农、工、商”的阶级偏见,但司马迁对商人却颇具好感,从未觉得商人阶级低人一等。相反,他觉得商人作为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地位与农、工、士一样重要。

图片 13

孔氏的例子告诉我们,并不会。

图片 14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早在两千年前司马迁就已提出这一思想,甚至,比外国人早了二十多个世纪。但是,在两千多年的汉朝时期并没有现代经济学的专有名词,所以,为了让后人更好地理解“富国”的理论,司马迁先生开始引用史实,强调商业发展对于国家的重要性:

随着全球经济化的进程不断加快,很多问题我们已不能单纯地从国内形势思考,还要放眼国际,从不同文化的国际因素中汲取经验。尽管当今社会的经济发展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司马迁的“贱之征贵,贵之征贱”是经济运行永恒不变的主线。

可以说,司马迁先生所阐述的道理,与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奠定了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理论基础的《国富论》如出一辙,该书的出版标志着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建立,堪称西方经济学界的“圣经”。只不过,这两个达成共识的人相距了两千年,并且,司马迁先生也并非经济学家,他只是对“国富”这一概念给出笼统了论述。

那么,在春秋战国时期,商人会不会受到差别对待呢?

之后,司马迁又说道:“所以说,商品的价格一旦上涨到某种程度,就会自然而然地受到调控;商品的价格一旦跌落谷底,也会在短时间内复苏。正是因为这样的商业规律,老百姓才会安居乐业,这就像是江河中流淌的水一样,无需人力推动日夜流转不停。长此以往,不需要浪费民生资源,老百姓会主动为国家做贡献。难道这不是一种自然规律,不是一条真理吗?”

可以说,正因为越国调控了物价,按照范蠡的思路运营了十年,果然国库充盈,百姓富裕。越王给战士开出优厚的条件,越国士兵甘心为越王卖命,这才一举击败了强敌,让越国走向称霸之路。”

只有农业与商业齐头并进,统治者调控物价,使之保持平衡,自然能让市场经济繁荣,国家就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那么,如何调控物价,掌握商品贵贱的关系呢?任何货物只要超出它的原有价值,就应该向低调控,反之亦然。统治者要在物价高涨时及时将货物抛售,这样既能够降低物价,又可以保证利润;而物价低迷的时候,统治者不妨囤积货物,低价买入,这样既能使物价恢复到正常水平,又能节约成本。

可以说,司马迁先生所阐述的道理,与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奠定了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理论基础的《国富论》如出一辙,该书的出版标志着古典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建立,堪称西方经济学界的“圣经”。只不过,这两个达成共识的人相距了两千年,并且,司马迁先生也并非经济学家,他只是对“国富”这一概念给出笼统了论述。

并且,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因为商人可以迅速堆积起大量财富,从而可以积聚起足矣挑战统治阶级的力量,这也是封建帝王们所恐惧的。所以,士、工、农、商等级的确定,是统治者按其对自己统治的贡献和危害程度来确定的。

并且,在封建王朝的统治下,因为商人可以迅速堆积起大量财富,从而可以积聚起足矣挑战统治阶级的力量,这也是封建帝王们所恐惧的。所以,士、工、农、商等级的确定,是统治者按其对自己统治的贡献和危害程度来确定的。

图片 15

图片 16

白圭平日里生活节俭,吃简单的饮食,从不饮酒,穿普通的衣服,与奴仆同甘共苦。白圭将所有财产全部用于投资,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像野兽捕食一样迅速出手。没过几年,白圭的资产就超越了李克。”

棉服在冬季十分畅销,就会使更多的生产者投入到棉服的生产中,人工、棉花、布料会倾向这一行业。但是,随着天气转暖,消费者对于棉服的需求减少,生产者们就会自动转型成其他的生产类型。粮食欠收,粮价升高,就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投入粮食生产。而国家借助税收,发展各项民生事业,如:卫生、教育、文化等等。

图片 17

虽然,司马迁的理论并不全面,但是,其核心思想与《国富论》不谋而合。

随着全球经济化的进程不断加快,很多问题我们已不能单纯地从国内形势思考,还要放眼国际,从不同文化的国际因素中汲取经验。尽管当今社会的经济发展让人眼花缭乱,但是,正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司马迁的“贱之征贵,贵之征贱”是经济运行永恒不变的主线。

其实,就是根据采购出售之间的差价关系,依照“贱之征贵,贵之征贱”的原则进行资源分配。这里,我们就拿服装专卖店来举例:

从这段记载我们能够看出,卓氏的祖先只是个贫穷的生产者,因为躲避战乱来到蜀地,白手起家,经几代人的努力终于成为一方富豪。

以至于,在中国的古代,自秦以后商人的地位是非常低下的。

图片 18

文化上:儒家轻商

图片 19

“四川卓氏的先祖出身赵国,打铁为生。秦国攻陷赵国后,卓氏祖先和他的老婆推着小车,来到蜀地定居。他们发现当地物产丰饶,当即开山采石重操旧业,将铁矿石冶炼打造成铁器出售。随着卓氏几代人兢兢业业地经营,卓氏的买卖逐渐做大,冶炼场中有几千名工人,富甲一方。”

孔氏发迹后,当地人对他非常尊重,还称其为“游闲公子”。要知道,在东周“公子”是诸侯王子的代称,只有身份非常高的人才会被称作公子。

图片 20

紧接着,司马迁又说道:“这四种人,是百姓生活所需的生产者。如果,将这四者的关系协调的当,发掘他们的潜能,不但国家会走向繁荣,每个家庭都会富足;如果,这四者之间的关系协调不当,无法发掘他们的潜能,那么,国库将会空虚,老百姓也会越来越穷。这就是贫穷与富饶的根源所在,正所谓‘贫富之道’。”

随后,司马迁又引用了白圭致富的例子:

图片 21

图片 22

古人素来以农为“首”,以商为“末”,殊不知,所谓的“始末”不过是历史进程中农与商出现的顺序罢了,倘若将“经商者”视作“舍本逐末”,那才是最大的谬误了。

“魏文侯时期,李克一心一意地发展农业,将所有资产全部投资在农业发展上。而白圭则观察形势伺机而动,当谷物丰收价格低廉时,白圭大量购进谷物,修建粮仓,用丝绸等贵重品从农民手中换取粮食。而蚕茧大批量上市时,白圭又用屯粮换取蚕丝。

图片 23

如今,农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占据的比重已经很少,而工业占比逐日增加。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深化,一种新兴产业迅速在国民经济之中占据一席之地——信息业。如今,信息业已经与其他行业紧密结合,而商业的概念正逐渐影响到第三产业,发展极其迅速。

文化上:儒家轻商

市场经济的本质是什么?

图片 24

两千年前虽然没有“市场经济”的概念,但是,仍存在市场经济,从司马迁先生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商业发展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受到限制,反而,非常自由。例如《货殖列传》中就收录了好几十个资产雄厚的商户,我们不妨来看看古代的商人是如何经营的:

但是,司马迁却在自己的论述中,引用了《周书》中的一段话:“如果,没有农民,国家就会缺乏粮食;如果,没有工人,社会无法进行工事建设;如果,没有虞人,国内的资源财富无人开采;如果,没有商人,粮食、工事、财富将无法产生沟通。”

像这种靠通商理财致富的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呢?”

本文由必赢娱乐网站发布于历史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商人凭什么要低人一等,贱之征贵

关键词:

上一篇:死后被吹捧成战神,唐朝唐高祖李渊有几个儿子

下一篇:汉景帝刘启,汉高祖刘邦孙子汉景帝刘启